鹤@台灣
◎孙翔本命。
◎只吃叶修攻。
◎有原作及词汇誤用欢迎告知。后台迟缓评论通知已关闭,可私信。
◎个人站:http://alicesinjury.net|微博:http://weibo.com/yakaku
◎全职五六七期QQ群,什么都聊:151083063
 
 

[翔邱]火之纸

CP:孙翔x邱非

摘要:挑战赛后的嘉世战法与影子。

等级:车零件。




01

将响不停的手机静音,孙翔翻开笔记本,几度想上网,最后把它塞进行李箱。

辗转反侧几小时后,他盖着外套在床上睡去。在手机独留的闹铃功能响起前清醒,打算洗漱,进浴室开灯,看到自己身上的外套,才突然想起自己没比赛要打。

留下送医观察的经理崔立,嘉世全队搭车去机场。

孙翔去到惯坐的座位,肖时钦上来:“我讲电话,坐前面。”

垂着眼睛的孙翔没说话,肖时钦没再搭理,坐到前边位置上。




嘉世队伍平常不出门,没事网购这个团购那个,隔一个月线下赛,堆放在选手居住处的东西多到碍眼,返回住处的王泽、张家兴、申建几人拉了张椅子去桌边拣包裹,几人都没说话。

张家兴抬手,朝对面申建扔了个多灰的软包快递,没丢着,滑到某个人脚边。

是孙翔。

几人没料到孙翔突然出现,他们原本还想吼个几声、丢抱枕发泄的范儿一下没了。

“干嘛突然用丢的,害我都没捡着。”申建小声说,去捞包裹。

“哎。”

孙翔手比申建快,抄起快递,看了眼收件人,都不是在场几个人的。

“谁让你们用扔的。”

没人吭气。

几个队员看孙翔脸色不善,也不知道是想要干什么,心里犯怵,却也没人敢当出头的拦一拦。

看周遭一圈人不讲话,张家兴心头火起,忍不住站起来:“你倒还能有脾气!”

肖时钦跟邱非一起上楼,就见张家兴满脸要找孙翔打架的火爆场面。

“怎么了这是?”肖时钦喊,众人一下没动,朝他这边望。

邱非追上去拦孙翔。

孙翔杀气腾腾的,想把邱非推开,一下没能如意。

“前辈!”邱非低声说。

剩下几人去拦张家兴:“兴哥!有话好好说。”

肖时钦看那一头,看来邱非是打算拦到底,孙翔没能遂愿,扭头便走。




踏上廊道的孙翔转头,邱非离他几米远,还跟他在一条走廊上。

“你跟过来干什么?”

“不知道。”邱非坦承:“我不晓得你这种时候会想干什么。”

“不就什么都干不了。”

邱非听到孙翔短促的笑声,几秒过去,没人想聊天,这个方向是队员房间,邱非沉默了半晌,走过他身边。

孙翔突然开口。

“你是叶修的人?”

“……怎么样算他的人?”

“你在帮他?”

“你觉得我有吗?”

“我怎么知道。”孙翔没有动:“反正我也看不出来。”

现在想质问的人换邱非了,扯住孙翔胳膊。

孙翔别开头,牙关绷紧,抬起手臂抵挡邱非的箝制,邱非没让他挣脱,把人往回扯,逼得孙翔不得不直面。

邱非突然偏头咬在他嘴上。




这儿离邱非房间近,房间窗帘没有拉上,有人开灯,随后又摁掉。

孙翔高点,腰骨卡着邱非的,裤子虚穿着,邱非摸到他裤档时,突然有点想看孙翔此时是什么表情,孙翔的鼻尖压到邱非脸颊上,刚刚邱非咬了孙翔一口,孙翔也没给比较客气的回应,净往嘴边咬,逼得邱非拿手挡了一挡。

下一刻手被孙翔攻陷了,舌头缠上指缝,邱非低声叹息,孙翔按开那只手,见到后辈脸上的影子当中闪现了光:邱非张着眼。

随后光落了下去:孙翔闭上眼。

两人不管不顾地接吻,掀起衣物,在对方的皮肤上寻找可以撕咬的地方,邱非费神恢复呼吸神时两人腿根已经挨在一起,孙翔的手快把他弄射了,腰来回顶弄着,脑里朦胧地想着还应该有点什么更多的。

最终两人都没能挨到床边,邱非有几分钟睡着了,在地板上转头时觉得自己身体要散架。

进房时空调没开,颈后细细密密地出汗,头下枕的衣服被弄得有点湿,邱非凭味道判断他枕的应该是孙翔的衣服。




“好渴。”孙翔在用嘴呼吸:“你睡着了。”

邱非应声,声音黏糊糊的。

“你睡觉时呼吸声不一样。”

邱非挪动手臂,但没有摸到孙翔。距离比预想的远。

“前辈。”邱非挤出声音:“……你明天要做啥。”

“不知道。”孙翔的潜台词是:干嘛。

“我明天要练习。”邱非直起脖子:“不知道这次复不复盘。”

“你还有心情练。”

“练习要什么心情。”挣扎几番的邱非终于把自己从地上撑起来:“也没看过你心情不好不练了。”

“这种事你哪知道。”

“ 知道啊。我每天训练,没看过你不在。”邱非眼帘落下:“我要去床上睡。”




02

对于邱非,孙翔知道得比最低限度更少。

邱非来的当天,由肖时钦介绍,训练营主管跟崔立待在训练室门外交头接耳,讨论要不要进去,看到孙翔出现,才彷佛下了决心,招呼完他就走。

孙翔入室见到个陌生人也没多想,肖时钦说队伍需要替补减轻劳累,孙翔还顺口搭上两句:这安排挺好。

最早也并没有人提及影子战法,只是谈怎么组织战术可以让两个战法发挥最大功能。

肖时钦有想法,他找邱非谈。

邱非没意见,回覆只要战术适合就听从安排。

肖时钦倒也没有漏掉他那句“适合”,复又解释从训练营主管那边获知邱非的背景跟培训方式,如果因为叶修,对现在的队伍有任何想法,肖时钦表示自己能理解。

“我不想还没努力就输了。”

听到邱非的回应,肖时钦笑笑,此后没再问过邱非对队伍安排的意见。




“邱非,你跟队长走,”肖时钦不动声色:“除了牧师,一叶应该会被作为重点对象,要有机动性高的职业一同压制。”

队长是个不服人的主,为此副队长的铺陈很长,邱非开水瓶啜了口,听肖时钦迂回排除不同的职业,逐步把自己的位置安排下来。

战术一套一套讲下来,孙翔完全没有拐弯:“影子战法?”

肖时钦显而易见地噎了下:“孙队知道?这蛮少见的。”

“影分身术只有一个是本体。”孙翔依旧坐得吊儿郎当的,就用那个姿势对邱非说:“要让你当草人啦。”

草人……邱非转紧瓶盖,总算没有张口回他“职种不对”,倒也简单明了地见识到这任年轻队长的思路活络。肖时钦低声自语“这到底是知道还是不知道”的时候,邱非也挺想帮他问问看的。




战斗法师这职业有常用的操作风格,邱非从孙翔的操作里看到叶修的影子。

邱非抱个平板复盘,看了两遍,把孙翔的操作记忆下来,进度条拉回去,有些可以预判但挡不住──挡不住但可以预判。

他推开平板,想起叶修数月前的指导赛,能够被预测不是什么对选手有利的事情。

线上赛是一线主力去比,除了摧枯拉朽没有其他形容,对手弃赛站桩围绕拍照的情况更是屡见不鲜。

团队赛通常是苏沐橙前辈去,邱非至今没登场过,估计嘉世也是有点隐藏邱非这个牌的意思,没有让兴欣──叶修看到邱非在队里的表现。

不过邱非平常的对手还是比线上赛那些强大很多,不差这些比赛。

邱非瞄了眼通讯软件,是孙翔喊他登录。如今两人打配合,全凭线下赛之馀对练,到了线上赛,就是等孙翔比赛完,再找邱非加练。

眼前的一叶之秋有点陌生,邱非以为孙翔在做什么适性测试,又隐约觉得不像。

一叶之秋甚至换了套装备。

两人平常很少交谈,更多时候是孙翔单方面的在撂话,到熟悉邱非的性情后也就不太这么做,邱非几乎都没主动讲过话。

几经迟疑,邱非还是按住了对话键叫住孙翔。

“决赛的时候换这个打?”

“啊,是吧。”

“肖副他……”

“他不知道。”那头孙翔不以为意地笑起来:“别跟他说,吓他一跳。”




肖时钦知道的时候已经是在决赛上。

他费尽心思用生灵灭留下一个局,战斗格式苦斗,一叶之秋上台时,肖时钦期待看到转机,却越看越困惑,满脑子想孙翔的比赛怎么会是这个走势。

──这个一叶之秋的确不一样,但到底是哪里不一样?

──一旦对手发现这个一叶之秋面目全非的时候。

肖时钦望向邱非:“什么时候换的?”

邱非捏紧双手,掌心发麻:“……一个月前。”




03

孙翔离开办公室,从一个隔间走到另一个隔间。

食衣住都待在以平方米计算的环境内,纵使孙翔并不是特别喜欢往外跑的人,也觉得这环境有点让人无处可去。

楼上有工班已经装潢了一个月,原想趁队伍比赛时期赶工,给队员腾个新的休闲处。结果嘉世灰头土脸地回来,工班的头一早去职责单位问工程后续,路上遇到这队伍的队长,也不知道该不该打招呼,想着孙翔就跟他擦身而过。




邱非先一步踏进训练室,路上陆续有训练生提着行李离开,看着邱非往他们的反方向走,满脸不知道该说是怜悯还是奇怪的神情。

台机软件是自动启动的,工具列浮现荣耀新闻:挑战赛的胜利者……

邱非抑制自己去点开新闻看的意图,吸了口气,开机,登录,插卡,邱非专心致意地对训练软件操作了半小时,才注意到有人看他。

孙翔靠在门上。

“上头说不干了。”孙翔无谓地告知本该保密的消息,邱非手下的键盘敲击声连绵成片:“这队伍没法再打一次挑战赛。”

邱非的帐号卡停止移动,系统显示出数据,堪堪及格。

是没办法还是不想?这似乎不是很重要。

邱非站起来:“你不用为了一叶留下来了。”

孙翔面无表情。

他不太擅长说谎。邱非知道,孙翔没有表情的时候,是他完全不知道怎么办。




不是一个人的游戏。

邱非在团赛战斗生命几近于零之际,何尝没有看到对手的反击,他持续战斗格式的任务,边试图与一叶之秋拉开距离,留下一个人,这场战争还能继续。

一叶之秋追了过来。

直到战斗格式的脱战消息出现时,邱非还在试图以双手操作,紧接着看到一叶之秋也退出的时候,邱非楞神:他怎么了?发生了什么事情?

出了座席,他看到陶轩对孙翔大发雷霆。比赛尾声,确实没有出现更大的翻转或是更多的威胁,是孙翔自己认输退出了。

邱非认为自己不会像孙翔那样中途退出,会一直战斗到失去生命,不是为了谁。

孙翔应该要有一个为之战斗的事物,但在那场比赛里没有。

或许本来是有的。




邱非望着孙翔,低声叹道:“该拿你怎么办。”

光落尽之后,留下了影子。




FIN

26 Jun 2017
 
评论(21)
 
热度(151)
© 567鹤 | Powered by LOFTER